万搏官方彩票-瞄准这个时间节点 日韩企业大举投资中国电池市场

  参考消息网12月10日报道随着汽车市场向纯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倾斜,汽车制造商正争相敲定电池交易。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中国自然成为全球电池制造商下注的重点。

  而此时,正逢中国电池市场面临重大变化:被业界称为“白名单”制度的《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即将退出历史舞台,国外动力电池生产企业进入中国不再有任何门槛。变局在业界看来已经不可避免,尤其在全球锂电池产业占主导地位的中日韩三国,或将主导这场变局。

  日韩企业来势汹汹

  据《日本经济新闻》12月5日报道,韩国SK创新(SKI)当天发布消息称,在中国江苏常州建设面向纯电动汽车的锂离子电池新工厂。投资额为8200亿韩元(1元人民币约合169韩元)。按普通纯电动车换算,每年可生产供15万辆车使用的电池。SKI将与中国大型车企北京汽车集团(以下简称北汽)等合资运营该工厂,并从2020年上半年起主要面向北汽供货。

  SKI的首席执行官金俊在5日的竣工仪式上强调,“这将是为确保全球竞争力而迈出的第一步”。该公司用于纯电动汽车的电池工厂还将分别于2020年和2022年在匈牙利和美国投产,计划以中国工厂为开端,将生产基地扩大到全世界。

  与SKI同样在中国市场排兵布阵的,还有同样来自韩国的LG化学。

  一个多月前,LG化学公司与维科技术设立生产小型电池的韩中合资公司,合作研发、生产、销售锂聚合物电池。据韩联社10月30日报道,这家合资公司的总投资额是8800万美元(1美元约合7元人民币)。

  LG化学在10月30日的一份监管文件中表示,将向其位于南京的全资子公司LG Chem Nanjing Energy Solution Co。投资约4.17亿美元,以满足电动汽车制造商的需求。并且,该投资将于2025年12月完成。据了解,LG化学在南京新港经济开发区设有两家电池厂,去年10月起还在滨江经济开发区建设动力电池二厂。今年1月,LG化学宣布投资1.2万亿韩元扩建南京电池厂。

  LG化学预期,到2023年要在中国实现23GWh的产能,这意味着仅是其在中国的动力电池工厂就将占它动力电池产能的三分之一左右,而2018年其动力电池出货量仅为7.4GWh。最让LG化学津津乐道的是今年8月,这家韩国企业打败松下拿下了特斯拉中国的订单,其位于中国南京的第一工厂开始为特斯拉量产Model 3专用锂电池。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今年7月编写的《锂离子电池产业发展白皮书(2019)》显示,全球锂电池产业主要集中在中、日、韩三国。据高工产业研究院2019年3月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根据企业的出货量,2018年全球前十大动力电池企业中有六家来自中国,另外四家分别来自日本、韩国。其中日本的松下位居全球第二名,AESC居第七;韩国的LG化学、三星SDI分别位居第四、第五。韩国的SKI虽然未进前十,但自2017年起,SKI开始大举扩张动力电池产能,力争赶上LG化学和三星SDI。

  如今,这些日韩动力电池企业均将目光放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日本松下由于与特斯拉的合作关系,它也跟随特斯拉在中国建厂的脚步在中国建立动力电池工厂。据《日本经济新闻》2018年12月25日报道,松下已斥资数亿美元在其位于中国大连的工厂新建两条生产线,目前它在中国的动力电池产能大约为5GWh,扩产后,年产量将接近9GWh。此外,松下在中国还有另外两家动力电池工厂,分别位于江苏苏州和无锡。近日,松下电器中国东北亚总裁本间哲朗在浙江嘉兴的一个发布会上提到,特斯拉上海工厂第一批产品松下没有提供电池,不排除今后可能为特斯拉上海厂供应电池,“未来不排除在中国设电池厂为特斯拉供货。”

  而三星今年在将中国的手机工厂完全关闭的同时,却对在中国的动力电池项目大举增资,其在天津和西安同时进行的两大动力电池工厂投资额高达270亿元人民币。

  资料图片:松下公司车用锂离子电池产品。(新华社)

  

  中国企业积极拓展海外市场

  日韩企业来势汹汹,作为全球排名第一和第三的中国动力电池企业,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却不约而同地向中国以外的地区拓展。

  据《日本经济新闻》2月10日报道,宁德时代与日本本田合作共同开发面向纯电动汽车等的锂电池,根据协议,宁德时代将以截至2027年的长期合约向本田供应56GWh的电池。

  此外,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1月3日报道,宁德时代目前已在德国开设第一家海外工厂,该工厂将于2021年开始运营,宝马公司将是其第一个大客户。该公司去年12月还在底特律开设了美国销售处。基准矿业情报公司董事总经理西蒙·穆尔斯说,由于美国本土电池产量不足,宁德时代公司下一步很可能会在北美地区开设工厂。

  比亚迪也不甘落后。今年8月,彭博社就曾报道奥迪正与比亚迪进行谈判,希望将其纳入自己的电池供应商之列。报道还透露,比亚迪的电池将被用于奥迪和保时捷共同开发的PPE平台上生产的高性能豪华电动汽车。

  不久的将来,这两家中国企业或许还会在日本市场碰面。《日本经济新闻》的报道称,比亚迪最早将于2021年向日本工厂及发电厂销售固态蓄电池。宁德时代也将于2020年在日本销售家用和工业用蓄电池。除此之外,新兴的印度电池市场也有很大可能成为二者未来的涉足之地。

  倒逼中国企业创新

  据彭博新能源报告预测,截至2025年,全球锂电池电芯产能或将达到1090GWh,其中中国占据约63%市场份额。随着中国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逐步降低,并在2020年年底取消,中国动力电池企业和日韩动力电池企业的竞争,将重回同一起跑线。拥有技术比较优势且攻势凌厉的日韩动力电池必然倒逼国内优势企业在技术、产品与渠道等方面推进更大力度的创新,从整体上提高竞争力。

  国际投资分析机构瑞银2018年年底发布的一份电池生产企业成本报告显示,通过对特斯拉/松下、LG化学、三星SDI以及宁德时代生产的锂离子电池进行拆解分析,松下21700型圆柱形锂离子电池的成本为111美元/kWh,LG化学公司的成本为148美元/kWh,而宁德时代的成本最高,超过了150美元/kWh。可见,通过技术创新及行业联盟方式降低成本以形成价格优势,是国内动力电池企业必须首先拿下的战略制高点。

  走出庇护的中国电池产业,早晚需要直面与国际巨头们的竞争。(平悦)

【编辑:李赫】